"/>
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奇的變臉術

发布时间:2019-11-09 07:45:35

神奇的变脸术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采访汤术全是2年多以前的事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没人再提起这个红极一时的 “烂脸王”他可以在一秒钟的时间里把自己的脸缩短、变烂,牙齿咬着鼻子,脸皮完全皱成一堆,十足的太婆样消失的那段时间里,他又进监狱了,这也是他第三次因偷窃入狱,不过我却无法去反感他所以,当同事说又要去采访刚出狱的他时,我仍旧会急切地询问他的近况

2年前的采访历历在目,最深刻的莫过于他是第一个开口向我讨要采访费的采访对象了那段时间,正是汤术全最火的时候,他的家在成都郊县一个小镇上,我们驱车来到他的家,他显得有些羞涩,对我说:“我现在有个经纪人,采访我你最好还是去跟他打着招呼吧”他口中的经纪人实则为汤所在镇政府一个工作人员,因为考虑到汤术全的实际情况,于是镇政府还是挺关心他的,专门找了一个人来为他联系宣传及演出事宜,尽可能的避免他重蹈覆辙,之前他已经进过两次监狱了

来到镇政府,汤口中的经纪人已经在此等候我们了,了解到我们的采访意图后,这名工作人员说,以前的汤自由散漫惯了,也没有什么固定的生活收入,所以有些不好的习惯在他入狱期间,不知怎么的就学会了变“烂脸”的功夫,政府认为至少他还是有一技之长,加上他的特殊情况,于是特别的关怀和照顾他,专人负责他的演出,并约束他,希望他的生活能慢慢走入正轨经纪人在旁边说话的时候,汤术全一直低着头,像个作错事的小孩子,时不时的抿嘴偷笑我也只是大概的问了问汤的情况,发现暂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可以写,于是起身离开

司机和摄影走前面,他们两先上车,我一个人走后面,正准备上车时,汤悄悄地把我叫到了一边,表情有些神秘,我正在纳闷是什么话,非得需要拉到一边说时,汤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小声地问:“那个呢”“什么”“懂不起啊别人采访我都要给的”我一怔,半天没回过神来,突然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应该是要给他钱吧,“给的什么呀”我装糊涂了,“一两百随便吧,看着给”这时,他有点洒脱的样子,但是我心里却实在不是滋味,这个稿子写不写都难说,何况那里听说过采访还得给采访对象钱的呀,如果每个采访对象都这么向我伸手,我一个月稿费还不够支付这些费用,但是怎么样拒绝呢我有点不知所挫的感觉,有些尴尬,也有些难受,甚至手也不听我大脑使唤地开始摸钱了,算我倒霉吧,我心里默默念着正在这时,摄影GG不知从什么时候跑到我旁边了:“快上车,你在干嘛呀”我一抬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哦,哦”我连答应了2声,“这样,我不知道稿子发不发得出来,如果明天稿子发了,你到我们编委办来拿钱吧”我一气呵成,说得干净利落当然,我更知道了这只是一句空话,汤失望地望着我们,挥手告别

后来在车上跟同事说起这事,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是啊,什么世道啊,采访还要支付采访费,如果是实在贫困的资助还好说,这种情况问了几句话的,就伸手要采访费,那还了得我心里满是不爽,回来也没什么心情写稿子,后来汤给我打过几次,每次的,不过都是喊我帮他介绍表演机会的,再后来我换了号码,我们就失去了联系,再后来,我从报纸上得知他行窃再次入狱那时候,感觉有些遗憾,不是有经纪人在约束他吗但是他的一切行为,谁又能24小时进行约束呢这次,他偷的只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扼腕叹息不至于,但是遗憾却是发自肺腑的

今年7月,在入狱8个月后,汤再次获得自由他说,他彻底的醒悟了,不会再走上犯罪的道路,珍惜每一次演出的机会下一步的计划是讨个媳妇好好的过日子,希望,这次他说的是真的

拉拉裤分夜用日用吗
生物谷
便利妥成人簿型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