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雨中,那朵丁香花

发布时间:2019-12-04 13:06:32

那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季节,女孩茹月的青春也在默默中盛开,伴随着一起盛开的还有她一直期待的爱情。

茹月每天走过那条街,鲜花盛开的时候,街的两侧总是绿荫如伞,从她的家一直到她工作的地方,仿佛始终护佑着她纯净的美丽。在一路上,茹月也看到过许多事情和景物。

一次,一只落魄的猫从她的面前跳跃着向前奔跑着,因为是在雨中,猫浑身湿漉漉的,被风一吹它抖动着纤弱的身架,让茹月顿生出一阵怜悯,她准备上前抱起它,但就在她不经意的刹那猫逃逸而去,隐遁在了路旁的一片蔷薇花丛里,只有猫儿娇嫩的喵喵声不断从未知的绿色中传来,牵引着茹月的好奇。而雨中的蔷薇,碧绿,让茹月有一种莫明的冲动。也许因为这种冲动,茹月上前拨弄了几下那满墙蓊郁的蔷薇,雨水打湿了她的手,也打湿了她的裙摆。也就在茹月不想寻找那只调皮小猫的时候,小猫又捉迷藏般出现在蔷薇花尽头的大门旁,它迅速的攀上黑铁的栅栏,一跳两跳窜上了大门一侧的罩灯上,喵喵的叫着。茹月冲它笑了笑,觉得小猫非常可爱,就驻足想等待着它跳下高高的大门。突然,大门上的灯亮了,受到惊吓的小猫又一次迅速的逃遁而去。

这时候,茹月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雨却依然在空中自在的飘荡,打在路两侧梧桐树浓郁的叶片上,啪嗒啪嗒的,很是让茹月陶醉。当她走到那扇有点古色古香的大门口时,一股异香缓缓飘过,被雨洗涤过,很潮湿,也很暧昧。那只小猫宛若一只夜的精灵,闪动着灵异的眸光,诱惑着迷失在雨中黄昏的茹月。

灯光里,那种奇特的异香似乎越来越浓重着,好象伸手一触就可以碰到,更增加了茹月的好奇心。她把手扶在冷冷的门板上,从门的缝隙中向里窥视。那只幽灵一样的猫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门里的院落中,在这个时刻正持怀疑的目光对视着茹月。

院子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侍弄一盆紫色的丁香花。

从背影看去,他很清瘦,微雨熨湿了他浅色的衬衣,上衣的浅灰色在雨水的沾染下呈现出一种浓重的深灰,微微的贴在男人硬朗利落的脊背上,茹月却在那一瞬间萌生了一种塌实的安全感,被这个黄昏的雨平熨的格外温暖。

花!花!花!一天到晚就知道捣弄你那盆破花。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它是你老婆还是你情人啊!

清瘦的男人没有回答,还是始终如一的给那盆紫艳的丁香花施肥、修叶、攀饰花盆,然后再端详着那纤弱如柳的身姿,仿佛那在雨中盛开的丁香花就是一副绝伦美幻的画,让他爱不释手。

这时,一支给花喷水的喷雾器从屋内飞出来,差点打在那个一直沉默的男人身上。男人背后的那只小猫警觉的跳出很远,在台阶上观看着这场战斗,还有门缝外窥视这场战斗的陌生女孩茹月。茹月知道,那个叫嚣的女人一定是男人的老婆。果然,片刻的功夫那个女人就出现在了院子里,依然暴跳如雷的训斥着那个侍弄花的男人。

茹月看见,她在叫嚣无奈的情况下居然把那男人手里的紫色丁香花恼羞成怒的撕得粉碎,男人的一切努力在这个凶暴的女人面前仿佛变得很无助,眼看着心爱的丁香花瞬间陨落了一地,他表现的还是沉默。他似乎对女人这样的举动已经司空见惯了,就好象那是女人的一种生活中的习惯。

猫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但茹月能隐约听到它暧昧的喵喵声,这种声音让茹月油然滋生出一种窥探的欲望,具体说,应该是对这个沉默男人窥探的欲望。如果是那个女人,茹月是很不愿意再见她第二次的,她的举动让她极度生厌,再次目睹她的尊容她也许会做噩梦。

自此以后,茹月每每路经这个神秘的大门,都会格外好奇的瞥上一眼,不是为了那只灵异的小猫,也不是为了那个悍妇,也许是为了那盆开着紫色花朵的丁香花和它的弥香,也许是为了那个他始终没有见过尊容的沉默男人。

像这样的情景,或是在晴朗的午后,或是在燠热的黄昏。

一日,茹月在大门口遇到了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臃懒悍妇满身香气的从她身边一扫而过,在她锁大门后回头要走的时候,在茹月灵秀的脸蛋上寻遁了片刻,好象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什么异样似的。蔷薇花白色的花蕾开放的旁边,那只久违了的小猫乖巧的喵喵叫了两声,那个妇人才不情愿的收回了凶悍的视线,招摇着向马路对面走去。

茹月看见,那个女人拦着一个很富态的中年男人,钻进一辆漂亮的汽车里,突突的冒了几下青烟,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她的第一记忆告诉茹月,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凶悍妇人的丈夫。她从蔷薇花盛开的大门口走过,也没有了那种温暖的异香,她猜想,那盆紫色丁香花也许已经死亡了。

夏季即将收尾的时候,茹月的哥哥正在准备结婚,茹月搬出了家,在距离单位不远的一个清净的平房找了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那是一个学校的旧址,废弃不用没多久,作为学校的第二产业,学校对外实行了出租方针,也暂时为学校创收点教育经费。好在茹月的四邻住的不多,免受外界打扰,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每天茹月从单位下班就慢慢走到这个幽静的院子里,在走廊下停顿片刻,的确这里也是少有的寂静,让她时常遐意不禁。清晨的温浴空气里,鸟鸣不断。她舒展开双臂,有一种拥抱大自然的遐想,很惬意。

那个周末,风中的躁热还是不断的侵袭着,茹月穿着睡衣准备到门口呼吸一下新鲜口气,她知道,在她的四邻是没有人住的,这也养成了茹月的这个习惯。当她推开门的时候,茹月突然看到自己所住的房间右侧门里走出来一个男人,那一刻也把她吓了一跳。什么时候隔壁住了人?茹月思忖。那个陌生的男人正在打扫门口的地面,好象刚刚住进来的架势。但她始终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模样,只是觉得他很消瘦、利落。

也就在那个不经意的瞬间,潜藏在茹月心底的那种莫名的冲动骤然泛起。那个雨天,那只小猫,那盆楚楚可人的紫色丁香花,最后还有那个凶悍的妇人,这一切在那一瞬间统统占居了她的脑海。难道是他?那个沉默的喜欢丁香花的男人?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机缘。

那个男人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看见了晨光中的茹月,微笑了一下,很是礼貌。她回笑。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几乎是每天早晨都会相遇,也都会礼貌的微笑,却始终没说过一句话。

一个炽热的午后,男人的那个凶悍的老婆突然从天而降,他大力的击打着隔壁有点残旧的门,呼喊着那个曾经喜欢丁香花的男人的名字,也许那男人不在家,出去了。于是,悍妇就跑到茹月的门前咨询,问那男人去了哪里?当她看到茹月时,脸上显出十分的惊讶之色。怎么是你?她怀疑的问。看见我男人了吗?

没有。茹月很冷淡的回答。不认识。

那女人见问了也没趣,自动走开了,茹月也关上门。茹月听见那个悍妇嘴里不干不净的骂到:我说怎么这么冷淡我,原来搬到这里会情人啊。这让茹月的一肚子怒火无法排挤,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的女人是讲不清道理的。

一连几天,那个女人几乎每天天光临茹月旁边的寒舍,每次都要持怀疑的态度在远处巡视许久,看有没有什么可疑情况。隔壁的那个男人也好几天没出现了,查无去踪。

在一个天色阴霾的上午,女孩茹月搬离了位于学校院子里那所幽静的平房,临走时把一盆自己栽种了很久的白色丁香花放在了隔壁那个男人的门口,她只是希望他能生活的明朗些,不要再像那朵阴郁的紫色丁香花。

下午,雨下大了,一只猫怕冷一样蹲守在那盆盛开了独立一朵的丁香花旁,四周散落了一地的花瓣,被飞溅下的雨逐渐冲走。

2005/5/2

共 29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常惊叹作者有如此细腻的文笔,把一篇自己置身于外的小说写的这么清晰温婉雅致。小说的构思巧妙,整个的谋篇布局都很独具匠心。从这篇小说不难看出作者文笔的秀丽和老道。【编辑 怡然】【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9120227】

1 楼 文友: 2009-12-02 20:48:45 雨中,那朵丁香花。题目和文字内容天然契合。好文!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汉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南阳治疗妇科医院

安顺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遵义治疗卵巢炎医院

宜兴市第四人民医院

小孩儿便秘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