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霸天刀客 第192章 师父我又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5:16

霸天刀客 第192章 师父我又回来了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现在回答展破魂的话,掌柜的语速非常的快,不再磨磨唧唧的说些废话。态度上更是真诚无比。这一次掌柜的是完全的屈服了。

破鼓怕大锤。正是胆战心惊的时候,打远处有马蹄声传来。掌柜的心猛纠在了一起。他怕来的人是山匪的同伙。

展破魂注视着掌柜的眼睛,一分一秒的不离。

噗通,掌柜的也和老耿头一样跪了下来。“我用我全家人的性命发誓,我是真的不知道!”

弱弱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展破魂才注意到那两个年轻人也在一边,并没有离开。

“大侠,我见过他们。他们藏吕峰上的人。”

“告诉我这个藏吕峰上的情况,你知道的,所有的情况。”

“是是,是大侠。”年轻人咽下口唾沫,说起了藏吕峰的事情来。

这藏吕峰在一年前才有了强人占。之前藏吕峰上也就是一些躲避官家追剿的惯犯。这些惯犯不敢下山生活,也没有什么吃用的东西。他们只能到周近的一些地方去偷盗。沿途打家劫舍的他们还没那个本事。

后来来了一伙人,看中了藏吕峰。这伙人的本事很强

。他们看中了藏吕峰顺手就把那些人给收编了。然后建成了现在这个藏吕峰多宝寨。

寨主叫什么没人知道,不过倒是有一个大号在外面传着。大号是夺宝圣手。据说很厉害,附近山寨的高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就这些了?”

“是,就只有这些了。”

“山寨有多少人不知道?”

“不知道。这个多宝寨很神秘的。”

华千古已经把过林袋里的女人抱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上。另一只过林袋里则是装满了草药。

探探鼻息,这个女人还有呼吸。华千古替她着急的心,算是平复了一些。

“师父,你看看她是不是被人下了药?”

华千古的本家就是以草药起家,他自然略同医理,只是没有把心思放在上面罢了。

展破魂走了过来,细看了女人的脸。华千古看到了展破魂流下的泪。

“他们认识?他们认识!”

华千古的心登时变空,变小。小到了容不下自己的心跳。

“展破魂哭了……这是我看到他第一次当众流泪。为了这个女人流泪……还是当着好多人面前……”

华千古刚刚多出来的情,一下子就被展破魂的泪击打个粉碎。

抹抹眼泪,平复下了心情展破魂才拿出来醒神丹放到了女人的鼻下。

醒神丹是专门用来解除中了迷神香一类的迷药的丹药。只要让中了迷药的人闻闻醒神丹的味道,迷药自然可解。

女人慢慢的醒过来,大大的眼睛先去看了四周。过了几个呼吸后才后知后觉的有了惊恐,开始害怕起来。

女人看到眼前一直注视自己的老人没有什么恶意,还有其他的人还有这里的环境。女人小心试探的问:“老人家,是你救了我吗?”

老人家点点。女人看到了老人家的眼睛湿润了。

“我谢谢你。”

老人家轻轻的慢慢的摇了下头。

一支马队在商队前停了下来,整支商队再次的陷入到了惊恐当中。

刚刚略有些平复的女人马上取出了刀。凝视着走来的一队人。她并没有马上后退,也没有表现出她心里的惊慌。

“姑娘你别怕,是我们的人。”

是杨克然庄大一队人到了。

“你是展……头?”

到了展破魂的跟前,庄大不敢认展破魂。展破魂没有理会来的人,好像也没有看到一样。他接着问那个女人:“武馆里其他的人呢?”

女人惊骇了。

“你怎么知道的?不对!你是谁?”

女人连连后退。

展破魂乐了起来。然后取出了一把刀,弯月刀。

“弯月刀!这是我的……你?”

女子是胡优璇,展破魂的小师妹。

“你来仔细的看看我。”展破魂的嘴里满是苦涩。

看到了这把刀,再去看拿刀的人,胡柔儿才觉着这个老人家很面熟。尤其是那对眉毛……

“我不信,我不信!”胡优璇又开始后退,手里的刀也掉落在了地上。

“我还会恢复的,不过就是受了些奇奇怪怪的伤。好了,你快点告诉我其他的人怎么样,还有师父。”

展破魂向前,胡柔儿后退。

“你真的是……四师哥?”

“青石七侠的名头可是寻常人能够冒名顶替的?”

展破魂用了平常惯用的语调,说了胡优璇听了无数次的话。这神情这声音,还有这眉毛……胡柔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急跑几步到了展破魂的跟前想要抱他,又是不敢。

也是胡优璇到了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四师哥会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最终还是抱住了展破魂。

好似有很多的委屈,还有很多的悲伤一样,胡优璇一直的哭。展破魂也任由她哭。商队的人看着,后来的杨克然们也看着。

“没出什么事。”

“不可能的,你跟我说。”

杨克然不相信华千古的话。

“没有就是没有。”

华千古的表情很不自然很僵硬,任谁都能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是非常的沮丧和生气。杨克然更是有理由不相信华千古的话。

再悲伤的故事也有完结的时候,再快乐的日子也有消失的一刻。

悲伤的胡优璇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后面还有六师兄呢。”

“带我去!”展破魂上了祁寒马。胡优璇上马上到了一半停下来,想一下跑去了展破魂的马。

杨克然等人明白了,这个女人和展头的关系不一般。

马队出发,顺着官道疾驰。

“赶紧走!赶紧赶紧的!”

商队掌柜一刻不容缓,催促着商队赶紧出发。

回头望去渐渐远去的马队,耿掌柜狠狠的呸了一口。“让我下跪的人都不得好死!”

马上,胡优璇哒哒的和展破魂说了事情的缘由。原来是胡优璇和六师弟一起出来采草药。因为师父得了一个方子,可以淬炼身体。需要的草药买不起只能自己来采。

在返回的路上意外遇见了这两个山匪。他们假意讨口水喝,谁知道怎么样的就在水袋里面下了药。等反应过来被下药了,也晚了。

“六师弟只是被迷倒?”

“嗯,反正我晕过去的时候,没看到他们再动手。”

“还有多远?”

“过了前面的那道山梁就是了。”胡优璇指着前面还有很远的地方。展破魂狠抽了马鞭。

“皇上!先去看看!”

在马队里钻来钻去正在玩乐的皇上,一下子出现在了马队上空,再一眨眼已经飞了出去。

“展师哥,那个是什么?”

“我得到的一个灵宠。”

“展师哥混的不错嘛……连灵宠都有了。”胡优璇扭过头,刚要接着说话。看到了展破魂的老脸,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看着挺远的路,在祁寒马拼命的奔跑下,也很快的甩在了后面。半个时辰后,展破魂见到了六师弟,活着的六师弟。

意外的是六师弟很快的就认出了展破魂。也是大哭一场。

师兄弟终于是再见面了。

展破魂跟着师妹师弟去了师父那里。

旭日武馆栖身的地方是一处小山坳。小山坳里零零散散的有几户人家。算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个村子。师父们的房间很容易找。因为是最新的,也因为是最大的。只有武者才能修建起这样的房子。展破魂一眼就看到了。

房前的院子里,师父胡飞杰正在一把躺椅上酣睡。胡老头在一边磨药。院子的另一边有三个孩童在练习刀法的基本功。一板一眼很是认真,教的人也认真。是五师弟严田。

“爹!爹!你看谁回来啦!”

胡优璇疯跑进去了院子,叫着喊着,还哭着。

胡老头放下了手里的药,认真教徒的五师弟停下了手。只有酣睡的师父没有任何表情的睁开了眼。

展破魂缓缓走到师父的跟前,很慢的跪了下来。

一路上六师弟说了这些年来经过的事。每个人都吃了不少的苦也遭了不少的罪。这些都是因为自己。

一直认为自己愧对师父愧对武馆的展破魂,这一时,羞愧难当。所以展破魂只是喊出了声师父,其他的话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怎么说。

“是破魂?”坐起身的胡飞杰仔仔细细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老人家。“是破魂!是破魂呐……”

语气里都是怜惜怜悯,没有丝毫的埋怨。

老胡头在一边也抹起了眼泪和老六一起。五师弟叫停了三个孩子,领着他们到展破魂的身边,让他们跪下。

“这是你们的四师叔。”

老五没有笑也没有哭,只是淡淡的微笑。看着展破魂笑,也看着师父笑。

三个孩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听话的跪好,不知道为什么要跪,也不知道眼前跪着的人是干什么的。

“四师叔?死了的四师叔?”其中一个孩子,小小的声说。

跟着展破魂来的人也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尤其是庄大他们。

眉山治疗阴道炎方法
新余白癜病医院
抚顺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眉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新余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